地下捐卵口述

捐卵案例 2019-07-02 15:08
     男人有男人的资本,那就是精子。女人也有女人的资本,那就是卵子。我没法比较,到底什么更值钱。但我知道,我前后两次捐卵却改善了生活;甚至,改变了命运。卫生部明确规定,严禁任何形式的商业化赠卵和供卵行为。但巨大的利益诱惑,至少我是无法抵挡的。捐卵,可以神不知鬼不觉。
 
地下捐卵口述
 
作为名校女生,外表看起来是光鲜亮丽的。小康家庭,出得起那笔庞大的学费已经吃力。所以,生活费都是由我半工半读获得。那天,见到舍友陈丽丽捂着肚子躺在床上。我问:“来姨妈了?”她摇摇头。“这次,痛得有价值。”“堕胎?”我吓得尖叫。“嘘,我捐卵去了。几万块,包括营养费。”
 
几万块,不过是拿掉我每月一个的卵子——似乎,划得来。“张曦,你别老打工。捐一次,够你轻松一年了。”“可靠吗?”“还得体检。”陈丽丽看出,我明显的心动。继续游说:“其实是不痛的,只是我没到半个月就和男友那个啥。你注意了这个,就啥事都没有。过几个月,我还想捐第二次。”
 
陈丽丽与我,都是依靠自己的女娃娃。她为着顺利捐卵,这几个月戒烟戒酒戒熬夜。我还纳闷,她莫非是转性子了。原来,如此。她的一席话,真正击中我的痛处。整个晚上的考虑,次日醒来我就告诉陈丽丽:“带我去,我愿意。”那是个简单而又安静的咖啡厅,想不到做着这么龌蹉肮脏的勾当。
 
我夜生活不多,更没有复杂的性关系。没有不良嗜好,家里也没有什么传染史。姨妈来得正常,最主要的是我年轻、我漂亮。对方是个四十岁的大婶,她说:“你双眼皮是真的吗?”“是,没有做过手术。”“不错。”接下来,例假第二天我被带去做B超检查。卵泡八个以上,完全符合捐卵要求。
 
真麻烦,但我还是愿意配合。程序复杂是可以理解的,几万块赚来不易。这回,换了一个接头的阿姨。连续十天都在打排卵针,最后一针为夜针。我躺在床上,想着:明天,一切都能结束。明天,几万块就能到手。说的几,也不过一两万加营养费。因为属于全麻手术,不知道怎么开始已经结束。
 
       在病床上躺了四个小时,我有点踉跄的离开医院。没有忘记,跑到自动柜员机看看银行卡的情况。两万三,我笑了笑。却看到玻璃倒影的自己,身形消瘦、面容憔悴。那些出卖身体、出卖灵魂的,不是更堕落吗?我只是出卖自己的卵子。时隔半年,我再次选择捐卵。无非是毕业,我需要创业资金。
 
        你问我后悔吗?不。午夜梦回,还是有些想念那两个素未谋面的孩子......
打赏
  • 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打赏 微信扫一扫

猜你喜欢

关注我们的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